您当前的位置 : 芗城新闻网 > 新闻 > 漳州新闻

因“村”制宜 吹响乡村振兴“冲锋号”——漳州市实施扶持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三大行动”

漳州新闻   时间:2018-09-13 11:17    http://gdjce.com/   

  核心提示

  集体经济是农村基层党组织凝聚群众的物质基础,是加强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的重点,也是农村基层组织执政的根本保障。今年来,漳州市认真贯彻中央和省委发展村级集体经济的部署要求,抓住被确定为全国2018年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单位的契机,出台《关于扶持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的若干意见》,坚持全市“一盘棋”原则,布局“破壳、消薄、领跑”三大行动,因“村”制宜、分层施策、压茬推进,力争消除“空壳村”240个、“薄弱村”175个,确定“示范村”500个。

  从无到有促“空壳村”尽快“破壳”

  近年来,我市坚持把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作为脱贫攻坚、强基固本的重要抓手。在“三大行动”中,盯住“一穷二白”的资源资产匮乏村、偏远小村等“空壳村”,集中攻坚,确保到今年底前全面消除集体经济年经营性收入低于1万元(含1万元)的“空壳村”。

  据了解,“破壳行动”从“扶志”抓起,积极引导农村干部群众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三农”思想中找方向、找方法、找路子,克服畏难情绪和“等靠要”思想;市县乡三级联动,将政策、资金、项目向“空壳村”倾斜,建立健全正向激励、责任传导等机制,破解“信心不足”问题。从“扶智”入手,通过举办培训班、建立挂钩帮扶机制、实施“百企帮百村”暨“同心121”工程等,破解“思路不清”问题。从“扶资”发力,用活省级、市级、县级扶持资金,并注重引导“以地生财”,破解“本钱不够”问题。

  从弱到强对“薄弱村”进行“精准治疗”

  “薄弱村”是指有一定发展基础、有个把增收项目,但档次低、收入低、效益低的“两有三低薄弱村”。针对“薄弱村”,我市综合施策,探索新路,确保到2019年底前集体经济年经营性收入5万元以下的“薄弱村”数少于20%。

  实施“消薄行动”。在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中,我市全面开展清产核资工作,建立健全集体资产登记、保管、使用、处置等制度,及时解除“垄断包”“权利包”“低产包”,盘活资产进行再发包。同时,对扶贫、财政、土地、金融、农林水、旅游等政策进行整合,制定出干货多、易操作的政策措施。此外,我市还制定村级集体经济发展规划,因村制宜、因势利导,探索形成多种集体经济增收模式。目前,全市已有16个村集体发展“飞地置业”,通过村村抱团联建物业、联购商铺、联办基地,获取固定租金收入;65个村集体立足“生态+”发展新态势,发展休闲农庄、乡村民宿等“生态经济”。

  从点到面让“示范村”实现“领跑”

  结合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实施“领跑行动”,确定500个发展效益高、村财稳定收入的“示范村”,实行分层管理,力争到2020年“示范村”年集体经营性收入10万元以下的跃上10万元以上行列,10万-50万元、50万-100万元、100万元以上的分别增长15%、10%、5%以上,既能实现示范村自身实力由小到大,又能带动全市集体经济发展由点到面,夯实乡村振兴经济基础。

  针对“示范村”,我市推动建立产业联动机制,做大集体经济规模。通过县域统筹、镇域联动,在接长特色产业链条中壮大集体经济;鼓励村集体“搭台”,企业、群众“唱戏”,构建联动发展的多赢局面。鼓励组建集体资产管理公司,探索按照现代企业制度要求进行管理。目前,全市已组建村级集体资产管理公司24个、合作社252个。推动地域相近的“示范村”与“空壳村”“薄弱村”结对子,以强带弱、以大带小,共同吹响乡村振兴“集结号”。☉本报记者陈利敏通讯员朱美华

  领跑

  芗城:抱团发展催生“1+1>2”效应

  9月12日上午10时,走在芗城区石亭镇北斗村三村街,只见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煞是热闹。“下午4点过后,这里还会更热闹,买东西的人会更多。”北斗村支部书记黄金行介绍道,北斗村和北星村因此街相隔,也因此街相融,它成为两村“抱团发展、共同致富”的重要见证。

北斗村和北星村联合招引信扬钢管家具企业,为村里增加不少就业岗位,这是工人在装货发车。

  2007年,金峰开发区已发展成型,工业企业纷纷进驻,外来人口数也逐步递增,北斗、北星村迎来良好的发展机遇。他们利用三村街区位优势,联合投入20多万元进行开发建设,如今两村已拥有沿街店面达400多间,涉及超市、服装、糕点、餐饮、电器等多种行业门店,每天人流量超过4000人次,带动村年收入超40万元。

  两村“抱团发展”远不止这些。超前的发展理念,加之密切的交流合作,让他们共同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在北星工业园区,放眼望去,连片的工业企业群蔚为壮观,标准化厂房鳞次栉比,处处机声鼎沸,车来车往,一派繁忙的景象。北星村党支部书记黄港顺告诉笔者,早在2004年,北斗村和北星村就已开始共同探索运用“PPP”模式,联合招引信扬、永生等一批钢管家具企业,由村里供地,企业出资建设,20-30年后资产归本村所有,此举不仅可减少投入成本,每年还可带动村财收入达240万元。

  “我们还将经济发展的红利直接反馈于民”黄金行说。如今,只要是北斗村、北星村村民,每人每月医保费用全由村里承担;失地农民、60周岁以上老人等特殊群体每月除政府补助外,本村再给予150元的生活补贴。黄港顺表示,下阶段,他们还将联合投入80余万元全面升级全村的50多个监控系统,并对接电网、电信等企业单位,启动实施电缆下地改造工程,不断优化美化村容村貌,着力提升人民群众幸福感、安全感和满意度。

  在芗城,像石亭镇北斗村、北星村的联动发展模式可不在少数。浦南镇宏道村以农贸市场为载体,带动了周边园坑村、谢坑村等村增产增收;天宝镇珠里村通过“蕉海”项目带动后巷村、石亭埔尾村、芝山谢溪头村等邻镇邻村共同发展,拉动各村村民年增收5%以上……区农林局党组书记卢庆涌表示,下阶段,芗城区将按照中央和省委、市委部署要求,深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全力助力脱贫攻坚,进一步总结和推广“1+1>2”抱团发展经验,壮大农村集体经济,全面激活农村发展内生动力。☉郑凯郑文典江雅虹文/图

  消薄

  云霄:摸清“家底”管好“家当”

  东崎村养殖池边,干部们与养殖户共商脱贫计。

  金秋九月,走进云霄县东崎村,一路山清水秀、绿意盈盈,村民在自家的养殖池旁忙碌。今年来,这个有着530多亩养殖池的小山村通过念好“资源”经,做活“财”文章,一改村财“薄弱村”的旧历史,实现村财增收。

  “这些养殖池是村民的生计所在,也是村财增收的主要来源。”东崎村党支部书记吴剑云望着眼前的几百亩养殖池说道。然而在几年前,东崎村的养殖池曾一度因承包经营管理不规范等历史遗留问题,导致“村民增收,村财不增收”,村里各项工作的开展一度陷入困局,东崎村也被认定为“薄弱村”。看着周边其他村庄不断发展,村干部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如何让东崎村真正断穷根、富长久?为集体资产资源“赋权”,成为东崎村发展壮大村财的第一步。东崎村两委干部在东厦镇党委政府的指导下,对西埭530多亩养殖池进行详细摸排,并以村为单位建立台账,由镇统一建档、统一管理,从源头上防止村集体资产资源的流失。

  同时,东厦镇还成立东崎村西埭养殖池招投标领导小组,对东崎村19池236亩合同到期的养殖池进行重新编号、测量。通过多次召开村两委会和村民代表大会,东崎村制定了详细的公开招投标方案和实施步骤,按照新的市场价格对养殖池重新招投标。通过公开竞价,养殖池的承包价格由原来的每亩50元左右,提高到每亩5000元左右。

  “以前是村民增收,村财不增收,养殖池重新承包后,实现了村民、村财双增收。今年,我们村集体预计能增收80万元。”东崎村驻村第一书记方怡亮高兴地说。东崎村主要种植的农作物有芦笋、荷兰豆,目前多为村民个人种植。“下一步,我们还将合理利用当地资源优势,培育壮大产业项目,探索进行土地流转,实现规模经营,发展集体增收产业项目,保持村财持续稳定增收。”方怡亮说。

  今年来,云霄研究出台《村财增收三年规划》,实行一村一策,加强政策倾斜,引导股份合作。全县158个村共精准谋划发展项目399个,设立专项扶持资金1000万元用于以奖代补和兜底工作,并借鉴省里试点做法,允许有村财的村通过法定程序将可利用资金交由国有全资圣城集团统一运营,实现当年投资当年收益。截至7月底,云霄县消除“空壳村”45个、“薄弱村”12个,村财共增收119.48万元。

  ☉黄怡彦方怡亮文朱乔柽图

  破壳

  诏安:盘活“沉睡”资源助推乡村“造血”

  “再过一两个月,咱们村里的通用厂房就可以公开招投标了,到时候村集体收入每年可以再增加5万元。”9月11日,在诏安县红星乡庙兜村,村支部书记杨和仔说起话来更有“底气”了。

  庙兜村地处距离诏安县城近30公里的山区,是远近闻名的“后进村”——交通不便,基础设施薄弱,产业发展滞后。作为传统农业区,庙兜村农民收入结构一直十分单一,收入渠道狭窄,村里的年轻劳动力大多外出打工,仅剩少数老人妇女儿童留守,导致大量土地闲置荒芜,村集体经济收入微乎其微。

  穷家难当。对于杨和仔来说,如何为村集体经济增收是压在他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村两委“无钱办事”,基层村级党组织“有心无力”,破“茧”刻不容缓。

  为了早日实现“脱壳”梦想,杨和仔带着村两委逐户走访,并召集老党员、老干部、村里的致富能人征求意见。经过多方论证,庙兜村决定盘活闲置资产,利用地处青梅主产区的优势,建设通用厂房吸引加工企业入驻,让“沉睡资源”变成“活资产”。

  “通过摸底排查,我们看准了村里一块占地700平方米的村集体闲置用地,决定投入90万元进行建设,规划用于引进青梅加工企业,以物业经营的方式增加村集体经济收入。”杨和仔告诉笔者,除此之外,村里已盘活包括旧村部、旧鳗鱼场、山地等资产、资源,面积近百亩,每年为村集体创收上万元,下阶段该村还将规划建设占地面积30亩的集贸市场,满足群众和商户的消费需求。

  除庙兜村外,建设乡三林村也已经尝到盘活闲置资产带来的“甜头”。三林村不依山、不傍海,人口不足千人,由于历史原因,村集体用地稀缺。早前,村民们依靠种植荔枝、龙眼等果树过活,可受到荔枝、龙眼价格低迷的影响,越来越多的农户选择外出务工。

  “有地没人种一度成为我们村发展特色经济面临的尴尬,于是我们从鼓励村民土地流转入手,整体发包给外村的种植大户进行大棚蔬菜种植,目前全村已经有21亩土地整合成为田园项目,惠及10余户村民,既能为村集体经济创收上万元,也能增加村民的收入。”三林村村支书陈钦生说,下阶段还将探索发展光伏发电、乡村旅游等项目,多渠道增收。

  作为全省23个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之一,诏安长期以来村级集体经济较为薄弱。仅两年前,全县集体经济薄弱村占比接近60%,“空壳村”达60个。去年来,为了破解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瓶颈,该县立足实际,引导企业、项目向集体经济“空壳村”“薄弱村”集聚,有效增强村级集体经济实力。2017年,全县49个集体经济“空壳村”华丽转身,成为收入达3万元以上的典范。

  ☉吴楠高琼

来源:闽南日报-漳州新闻网 编辑:赵露佳 时间:2018-09-13 11:17 收藏此页